欧洲负利率:更像是与美联储进行斗争

星岛举世网音讯:日前,欧洲央行宣布把指标再融资利率从其时的0.25%下调至0.15%,将隔夜存款利率从0.0%减少10个基点至-0.1%,这令欧洲央行成为史上首家施行负利率的主要央行。因为上月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出人意料地降至0.5%,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宣布的这一系列激进措施是为了防止一轮成果严峻的通货紧缩,防止重蹈日本式 失掉的十年 ,他表明,假使超低的通胀率延续下去,政策制定者仍情愿出台某种量化宽松(QE)措施。

《21世纪经济报导》报导,在这一系列其实不出人意料的措施傍边,市场对负利率最为重视,因为它直接体现了政策制定者的意图。从2012年7月开始,欧洲央行把存款利率降到了零,但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现在降为负值,即央行要向在其账上的银行隔夜存款收取额定的利息,也不一定改变欧洲的银行业不肯借款的事实,资金可能不会被刺激涌入私营经济部门。

因为即便负利率迫使银行添加信贷供给,却未必能发明信贷需求,这在日本 失掉的十年 中现已是常识。并且,欧洲那些危机国家需要通过劳动力市场改革以及结构性的转型才干取得竞争力,假如仅仅引导资本流向这些国家可能会下降他们的改革动力,使得欧洲的问题固化。事实上,危机国家银行鲜有多余流动性,而非危机国家银行不一定因此而贷给那些具有风险的危机国家,即便危机国家银行取得更多流动性,可能只用于偿还其长时间再融资借款。

何况,假如银行不想将负利率的本钱转嫁给客户,就会挤压欧洲银行业的利润,这对经济复苏是一个冲击;假如转嫁了本钱(上调利率)又将影响消费需求,因此这一政策的成果难以意料。假如这一政策鼓励资本流出从而会推高本地收益率差价,这反而会吸引欧元区外的资本流入,可能会冲击压低欧元的方针。

欧洲央行实行负利率其间一个意图是令欧元汇率走低,防止更多海外资金流入欧元区,因为在以前几年,丹麦曾进行过负利率实验,并成功地狙击了资本的流入,防止钱银过度增值。从这一点看,欧洲央行打压欧元的举动更像是与美联储进行斗争。

美联储维持的低利率虽然可能会刺激本国经济复苏,可是,让欧元接受巨大的压力。假如美国国债收益率预期增加,美元继续走强,欧元区通胀率就可能提高,但美联储宣布退出QE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成果,本年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反而不断走低,美元也继续疲软,这让欧洲失掉耐心,德拉吉曾直接批判美联储,现在不过是采纳举动,与美元打开价值降低竞争罢了。

这场钱银战役关于新兴市场的影响现在还不明朗,因为新政不会引发太大规模的热钱流动,资金是否涌入新兴市场国家主要取决于这些国家的根本面,廉价流动性只是其次。比如日本施行 安倍经济学 后,其资金并没有流向其他国家。